中医继承中的若干问题思考中医基层医疗诊所

易博国际nb88.com

2018-11-11

编者按:近些年,国家大力发展中医事业,多途径谋求振兴之道。

在9月16日,第25期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上,君和堂中医馆著名中医蔡德亨从多年探寻经验出发,认为中医发展应有自己的通道和原则,他讲述了怎样的故事?  上世纪90年代初,由于医疗体制改革,中西医分科越来越严重,中医发展困难,受环境所迫,蔡德亨离开体制,成为了一名民间医生。 那些年,他努力申请课题却因技术传播的限制屡屡受挫。 后来他意识到:中医是土生土长的,就如费孝通说的,应该去农村发展。   很多人说中医发展必须是现代化发展,但是什么是现代化发展的定义呢?西方医学体系来对照中医,可能是不科学的,但实际很多西方人士会搜集中医的处方,邀请中医去国外坐诊;蔡德亨曾接到过邀请但是最终还是决定留在国内,因为他认为预防性中医的发展需要在中国基层环境中成长。   个人见解:中医发展的困境有哪些?  1、有人说中医毁在草药,但实际国家可以对草药的质量控制进行明文规定,通过有效监管来减少危害事件,而不是全盘否定;  2、国家提出发展中医诊所,这是中医发展大战略,但现实是三甲中医医院不断采购先进西方诊断仪器,而这种方式恰恰赶走中医诊疗的传统方法,此举需要商榷。 我们应该寻找适合中医发展的独特路径,决不能照搬西方学科发展的方式。   3、门诊大流量下的压力,迫使医生简化中医诊断程序。 例如,现在有些中医呼吸科对患者的药方基本一样。

  4、所谓的科研和考试夺走大部分医生时间,中医师的职业晋升也在套用西方的模式,这是很有问题的。

中医应该回归,走中医诊所和中医师应独有的道路。

  中医发展如何从基层医疗中茁壮成长?  农村经济这些年突飞猛进是中医发展很好的土壤。 几大实例与大家分享:  1、容易被忽视的村医队伍  应培养中医的政策号召,2007年刘峰女士创办了一个善行组织,5年时间培养了7万多善行学员。

这些村医队伍在农村、山区工作非常艰苦,往往一天走几十里路,而且是跋山涉水。 他们没有职称,没有先进的设备,但是却创造了很多奇迹。   2、村医所处环境更有利于中医疗法的生根发芽  在楚雄有一个村医赵清华,他学习了中医技术后回到家里,给他瘫痪三年的母亲针灸,结果想不到第二天他母亲就自行坐起来了,结果赵清华现在成了那里的名医。

另外有一个叫文惠曹,父亲脑梗在网络上进行求助。

我们建议他先确定诊断是还是脑淤血,拿到报告去针灸,第二天老人家就说好了1/3,现在可以坐起来,一个星期以后基本恢复。

这说明及时抢救,方法正确,中医是有生命力的,早期介入和西医合作好,完全可以在这当中起到很大作用。

  3、鼓励村医参加系统学习和师教传承  过去中医出名是急诊,现在重症治好了才会出名。 现在很多中医生连没有治好,却反过来说中药不灵了,是中药不灵还是处方有问题需要探究。 同样的药物,在不同医生的手上,会有不同的效果。 这是技术问题,不是草药问题,部分草药有问题但不是根本问题。 所以政府应该鼓励村医参加系统学习和师教传承,有利于发展村医当中中医队伍,又可以为农村防病治病摆脱贫困带来机遇。

  (编辑根据速记整理,未经过讲者本人确认)。